墨生文學 > 都市言情 > 萌寶來襲:早安,總裁爹地! > 第516章 很高興
    逸燕天懂唇語,葉晨風也懂,言明曦只懂一點,所以,逸燕天和葉晨風都知道敏晴的意思,只有言明曦皺著眉深深地看著敏晴又重復一次的唇形。

    葉晨風對俊顏說:“如果有一天,我的生命里不再有晴天,那么我寧愿背負著所有的烏云,只為留一片晴天給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著急,回頭我再看也一樣。”葉晨風很上道的說,他雖然不明白為什么敏晴這時候會站在他這邊,但既然有人愿意幫忙,他薄人情面多不合適。

    “哦,隨你。”俊顏情緒無波瀾的說,言明曦一直盯著敏晴看,還在思考她剛剛到底說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俊顏純屬好奇的回過頭,她轉頭的瞬間,敏晴已經不再和對面的人口語,她面無表情的站著,并無剛剛的舉動。

    俊顏自然地轉過頭,“那我們三人去看孩子。”俊顏突然說。

    瑾琪兒笑著和言明曦眨眼睛,挽著敏晴的俊顏的手臂向外走。她們三人離去,病房內剩下三個大男人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“索命空間已經將我們的內線處理了,我想他也一定知道是你在幕后操控的一切。”逸燕天突然說,此刻,房間里沒有女人,他們可以說工會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無所謂,反正他早晚都要知道,他最近好像在研制新武器,盯緊點,他的秘密研究基地不太好處理,更是不容易混進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,有幾次試圖讓人進入那棟房子,那棟房子有些詭異,空空蕩蕩的什么都沒有,不知道神秘為什么每次進去都會待上幾個鐘頭。”

    “先不用去找他們的秘密基地了,我也不想和他之間產生摩擦。”葉晨風有自己的思考,雖然神秘的組織接了很多本該屬于他的單子,但此時俊顏和神秘的關系比較好,他不想因為一個神秘,讓俊顏對她產生誤會,他要讓俊顏一點一點的發現神秘的真正面目。

    “你還記得翟卓瑞嗎?”逸燕天突然問。

    葉晨風皺眉的看著逸燕天,“他怎么了?”葉晨風對翟卓瑞有一些印象,他記得,他好像傾慕俊顏。

    “我想你已經知道他是誰,他是敏晴的死黨,和敏晴的關系如同哥們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說什么,重點。”葉晨風很少會聽到逸燕天說話如此繞圈,不免有些著急。

    “他在法國,等待見俊顏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葉晨風一下子從床上坐起,起的猛了些,頭有些暈。

    “怎么又平白無故多出個情敵來。”葉晨風無奈了,不假思索的說出一句沒有技術含量的話。

    “在我們來醫院之前,翟卓瑞和敏晴通過電話,他們在電話里說什么我不知道,我只聽到敏晴的聲音,敏晴對于翟卓瑞的到來看起來很高興,我聽她說,沒問題,包在她身上,我想,她也許是答應翟卓瑞帶俊顏去見他。”

    葉晨風越聽心里越著急,早知道,他就不會放俊顏離開。他不知道為什么,一個翟卓瑞的出現,他會如此煩亂,還有那個早晨莫名出現的男人,又是誰?

    三個女人開著車出了醫院,敏晴開著逸燕天的越野車載著一個孕婦,一個孩子媽咪向著酒店開去。

    她們確實是去了孩子住的酒店沒錯,只是三人沒有直接去看孩子,而是到了酒店的咖啡廳坐下,俊顏和瑾琪兒分別點了兩份甜點,兩份牛奶,而敏晴要了一杯卡布奇諾冰咖啡。三人聚在一起總是有說不完的話。

    敏晴眼尖,看到十米開外有一道目光一直盯著俊顏看,她下意識的看向那個方向,對方竟然不躲閃,敏晴心想,看人竟然如此直白,也太不含蓄了吧。

    看來自己的好姐妹魅力就是大,雖然是孩子媽咪卻依然美麗依舊,依然有帥哥傾慕有人喜歡。

    敏晴剛想和俊顏說有個帥哥一直在看她,只見那名帥哥已經站起身向他們的方向走過來。敏晴余光瞥見,下意識的收回嘴里想說的話。

    “你們好,我叫單新木。”男孩陽光的向著三人打招呼,他看起來最多二十歲,青春充滿朝氣,一看就好像剛出校園的高中生。

    “你___”俊顏愣愣的看著眼前的男孩,不就是那個被女生拉著胳膊,哭泣不讓他離開她的男孩嗎。

    “怎么,這么快就忘記我了?”男孩笑著對俊顏眨著眼睛。他從早上一直跟著俊顏的出租車去醫院,一直到剛剛才等到她出來,他容易么他,他覺得他一定是瘋了,竟然莫名其妙的想跟著她。

    “不___不是,你不是___”

    “你們認識?”敏晴笑著問,她實在是沒想到俊顏會認識一個看起來像個學生的男孩。

    “嗯,他是___早晨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早晨她買早點時候遇到的,還真是巧,早晨她著急忙慌的插隊,讓人批評,后來我就直接讓她在我前面了。”男孩不假思索的說,禮貌而謙遜。

    俊顏瞪大了眼睛看著男孩睜著眼睛說瞎話,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你叫什么名字。”男孩見俊顏要說早晨的事情,忙問道。

    俊顏嘆了口氣,還是別說早晨的事情了,說了肯定又引起敏晴的正直主意精神了。

    “我叫習俊顏,你叫我姐姐吧。”俊顏有些無奈的說,她本來不想跟他說話,然而人家都已經坐在了他們的位置,她也不好轟趕。

    “姐姐?”男孩笑著露出疑問。

    俊顏被男人笑的有些摸不著頭緒,臉上不免染上一層紅暈,“有什么問題嗎?”她有些不明所以得問道。

    “小鬼,怎么,讓你叫姐姐委屈你了?”敏晴在一旁見俊顏臉紅了,插話道。

    瑾琪兒在一旁喝了口牛奶,但笑不語。

    葉晨風對俊顏說:“如果有一天,我的生命里不再有晴天,那么我寧愿背負著所有的烏云,只為留一片晴天給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應該叫你姐姐,而不是你叫我哥哥呢?”男孩露出一抹玩味,嘴角的笑意漸濃,對于俊顏提出的稱呼他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“小鬼?算是昵稱嗎?”男孩接著又問。

    “你多大?”敏晴不想和一個小鬼抬杠,直接問。

    “二十七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敏晴以為自己聽錯了,有些驚訝,看著如此顯小的小屁孩,怎么竟然就二十七歲。

    “不要驚訝,我二十七,我想你們也就二十三四的樣子,所以,我想我的年紀應該比你們都大。”男孩笑著說,對于幾人驚訝的目光表示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世界玄幻了,兒子夠玄幻,這又出了個返老還童的。二十七歲長著一張娃娃臉。

    “看來該稱你大帥哥了啊。”敏晴好整以暇的說。

    “叫我新木就行。”

    俊顏總覺得別扭,早晨和眼前娃娃臉的男人剛遇到,她不知道他為什么會出現在她的圈子內,也不知道早晨她去買早點,他為什么會一直跟著。

    “俊顏,人家早晨都讓你插隊了,你怎么也不友好性的和人家說幾句話啊。敏晴見俊顏看單新木的表情怪異,不禁說到。

    “是啊,俊顏,你都不理我,我自己都要無趣了。”單新木故意附和著敏晴。

    “你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我這人比較好說話。”單新木說著招來服務生要了杯咖啡,沖著俊顏笑。

    待她們在咖啡吧分開的時候,單新木趁敏晴和瑾琪兒不注意,靠近俊顏,在他耳朵上方輕聲說,“我們還會見面的。”

    說罷他揚長而去,不理會身后木然的俊顏。

    神秘見到敏晴和瑾琪兒笑著和他們二人打招呼,他的性格在俊顏和她的朋友面前表現的恨溫和。

    瑾琪兒面上笑著,眼睛不自覺的深深看向神秘,神秘的身份她是知道的,她和言明曦之間,沒有秘密,他的事情她都知道,她聽言明曦說過神秘的身份不一般,基本可以說和葉晨風之間的地位相當。也許要比葉晨風的身份更有優勢。

    神秘自然注意到瑾琪兒打量的目光,他淡然一笑,讓人覺得如沐浴春風。“快生了吧,俊顏那時候和你肚子差不多大的時候,由于心臟承受不了,已經在醫院待產了,你看你還能出來走動,比起那時候的俊顏,還真算得上幸福呢。”

    “琪兒的身體底子比我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瑾琪兒抿唇笑著,她覺得眼前的神秘,很難與言明曦口中的恐怖人物聯系到一起,他溫和,有禮,細心,真是人不可貌相,如果有些話不是她男人說,是別人說的,她一定會認為別人在造謠。

    敏晴沒有和他們一起說話,而是去看那個正在睡覺的小蘿卜頭,她趴在alvin的床邊,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,這一刻,她很羨慕俊顏有alvin。

    俊顏和神秘說葉晨風要出院的事情,神秘不掩飾他的驚喜,因為俊顏說過,葉晨風康復,她就和他離開這里。

    俊顏說她一會和瑾琪兒和敏晴一起走,等葉晨風徹底出院,她就回來,神秘掩飾著心中的不暢快,他心里不愿意俊顏去葉晨風那里,可他又不想管俊顏的自由,他放養著俊顏,任由她的心意去做她想做的事情。他相信她說會愛上他,但他希望的是她自愿,而不是報恩。

    俊顏和瑾琪兒與敏晴三人離開賓館,回到醫院的時候李意鑫在,互相打了招呼,俊顏去洗手間洗了手出來。

    葉晨風看向俊顏的目光充滿審視,“下午除了看咱兒子還做什么了?”葉晨風問。他覺得俊顏去見了翟卓瑞,因為他對逸燕天口中早晨敏晴接到的電話置信不已。

    “哦,我們去喝了咖啡,然后看的兒子。”俊顏沒有多想,葉晨風問,她就回答了。

    葉晨風深深的看向俊顏,試圖從她的臉上看出她是否說謊,可是除了鎮定自若,什么都沒有,并沒有說謊的慌張?難道她沒有見翟卓瑞。

    葉晨風猜忌著,他此刻只顧著猜忌,懷疑,卻忽略了自己和俊顏的關系,他覺得俊顏是他的,他不希望有其他人覬覦。

    “親愛的,除了喝咖啡,有沒有遇到帥哥啊。”言明曦注意到葉晨風的表情變化,趕忙問自家女人。他可不想他們在場的時候,葉晨風控制不住心魔,一旦要是發起脾氣,那他和俊顏真不知道猴年馬月能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“帥哥啊。”瑾琪兒猶豫,“帥哥倒是有,不過呢,帥哥沒看上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呵,還真有帥哥啊,你都有了我的種了,誰敢打你的注意。”言明曦保護所有物的說。

    “你們見到的帥哥我們認識嗎?不會也是月城的吧。”言明曦打趣的問,其實他是在探口風,看看俊顏和自己女人下午見得人到底是不是翟卓瑞。

    “我們遇到的是一個小帥哥,他帥氣,可愛,幽默。他和俊顏認識。”瑾琪兒沒想太多的說出事實。

    葉晨風的臉色紅了又紅,手握著的拳頭緊了又松,松了又緊。

    葉晨風對俊顏說:“如果有一天,我的生命里不再有晴天,那么我寧愿背負著所有的烏云,只為留一片晴天給你。”

    “他叫什么來著,哦,他叫單新木,據說是早晨俊顏買早點插隊來著,認識的他,真夠巧的,在酒店咖啡吧又遇到。”瑾琪兒接著又說。

    言明曦微微松了口氣,原來是一面之緣。

    葉晨風仍舊面無表情,俊顏走到他面前他都沒有注意。逸燕天有些后悔說了翟卓瑞打電話給敏晴的事,葉晨風的表情落在他的眼里,他知道,葉晨風不高興了。

    “這是什么表情,有心事?”俊顏見葉晨風愣神,問他。

    “沒有,我在想我明天出院,看看下午去看兒子。”葉晨風回過神笑著說。

    翌日,俊顏收拾著葉晨風的東西,今日出院,也是她和他在一起最后一天在一起。俊顏不想承認心里的那一絲舍不得,她不喜歡這樣的自己,明明答應神秘會讓自己愛上他,這邊又在舍不得葉晨風,俊顏無奈的搖搖頭,對于這樣的自己,她并不喜歡。

    俊顏直接送葉晨風回他住的地方,童義廉和風韻二人也一同來醫院接葉晨風,俊顏本來不想跟著他們,然而風韻非拉著她上車,她沒好意思拒絕,反正送去待會就走,也不會耽誤多久時間,俊顏心想。

    葉晨風從早晨起床情緒就不高漲,一直盯著俊顏的身影看,看的俊顏都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中午的時候,他們一起吃完飯,俊顏就說要走,風韻笑著讓她多呆一會,她婉拒風韻的好意。

    葉晨風傷口基本已經沒有大問題,雖然不易在外面久待,但是送她回酒店還是不成問題。

    葉晨風開車送她,在車上,葉晨風沒有說話,俊顏心里一點點的失落,他們就要分開了,他沒什么要和她說的嗎?

    “到酒店的時候,恰巧趕上神秘抱著孩子往外走,兩人好像說著什么高興的事情,沒有注意到俊顏和葉晨風并肩的走向他們。”

    “兒子。”葉晨風率先發出聲音,見到孩子他覺得很高興。
魔法糖果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