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生文學 > 都市言情 > 一級警戒:首席大人要偷心 > 第744章 憤怒
    “祭北哥哥……”她被他按得晃得快要死去了,“你冷靜一些……求你……你的身體還沒有完全康復……萬一傷口裂開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蕭以沫,你看著我,我在跟你說話,你沒有聽見嗎?!誰讓你做這些,你讓我覺得惡心,你讓我覺得自己是個惡心到極點的寄生蟲你明白嗎?!”

    “那你要我怎么做?!”蕭以沫突然大聲地說道,看著他,她的眼底再沒有一絲躲閃,“看著你被醫院趕出去嗎?看著你因為沒有手術費而死在我面前嗎?”

    他重重地甩了她一記耳光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活著是你墮落的理由,那我就去死掉好了。”他一邊說著,一邊走向她,捏住她倔強地下巴,顫抖著說道:“我可以死掉,可是你不能,沒有人值得你犧牲自己,是我也不行!”

    “在這個世界上,除了你,我還可以相信誰?你讓我看著你死掉,那我怎么辦?如果你死掉的話,我應該怎么辦!”

    “你讓我覺得自己像惡心的寄生蟲,蕭以沫!我干凈的人生就這樣被你毀掉了,你明白嗎?!那天晚上,你是怎樣想要活下去才會向陌生的我伸出手你忘記了嗎?如果你活著,只是這樣而已的話。

    如果你只是想用這種方式活著的話,就當你在那天就死掉了吧,我從來都沒有救過你。我真后悔救了你!”

    他的雙手突然失去了力道,跌跌撞撞地站直了身體,踉踉蹌蹌地朝著樓梯走去。

    “祭北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這樣叫我,我覺得惡心。”

    他的聲音冰冷的,沒有絲毫情緒。

    他的背影冷漠的,沒有一點溫度。

    以沫……

    茶祭北清晰地感覺到將她狠狠丟在身后的那一刻,紛至沓來的悲痛,強烈的,無法用言語來表達的憤怒,綿長的,無法用機器去計算的恨意,徹底地,埋葬了他所有的驕傲。

    你知道嗎?

    你讓我覺得自己很惡心。

    你讓我覺得自己的生命很惡心!

    看著現在的你,我覺得自己好可恨。

    你到底要我恨自己到什么地步才滿意?!

    你說!

    你到底要我怎樣才滿意?嗯?!

    如果沒有那么想要活下去就好了。

    如果早一點死掉的話,就好了……

    蕭以沫愣愣地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那個畫面仿佛是世界上最尖銳的刀刃,狠狠地,不留余地的刺穿了她的心臟。

    那個側臉,一點點地,一點點地消失在了她的面前。她感覺到,整個世界被抽空了一樣的痛苦,侵襲著她搖搖欲墜的身體……

    生氣了。

    惹祭北哥哥生氣了……

    為什么!

    為什么自己要那么笨!

    她也想要一切重來啊!

    如果可以重來的話……

    她也希望自己沒有那么傻……

    可是,祭北哥哥……

    這樣也不行嗎?

    不是因為你所以把自己賣給燁。而是因為愛上他所以才會這樣做,也不行嗎?

    還是,讓你覺得惡心,不能原諒了對不對?

    其實,那天,我究竟應該怎樣做呢?

    全部沒有后悔呢。

    如果一切重頭再來一次的話。

    我也還是會這樣做的。

    祭北哥哥。

    你知道嗎?在這個世界上,只有你是可以信任的……

    可是,連你也不再要我了……

    所以……

    我究竟是因為什么,才把這樣卑賤的生命延續到現在呢?

    究竟是因為什么,才會活下來的呢?

    視線開始模糊,仿佛世界在突如其來的黑暗中搖晃震蕩了一下,腦海出現了短暫的空白,身體仿佛也跟著無法自控地搖晃了幾下……

    在黑暗來臨之前,她感覺有一雙大手抱緊了她的身體。

    他的溫度讓她覺得好熟悉。

    她已經無法再哭泣。

    她覺得好累。

    好像下一秒就會死去。

    可是她記得他身上的溫度,那么那么熟悉的溫度……

    病房。

    蕭以沫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好幾小時之后了。

    “你又為難自己了。生病了為什么不跟我說?”林煙涼的手指觸碰到她的額頭,“燒退了,應該沒事了。”

    蕭以沫難過地看著林煙涼,一句話都沒有說。

    “見到你的祭北哥哥了吧,好巧,我剛發現燁也在這家醫院,要去看看他嗎?他好像很悶呢,脾氣好大。”他一邊說著,一邊去端了熱粥給她。

    突然,她的淚水涌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嗎?”他看向她,替她擦拭晶瑩,魅惑的笑容變得干凈而溫柔,心卻仿佛被狠狠撕裂成了碎片,“都是要當媽媽的人了,怎么還像孩子一樣喜歡哭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媽、媽?”她不可思議地看向林煙涼。

    是啊,媽媽……林煙涼看著懵懂的蕭以沫,感覺自己又死了一次。反正愛上他,他總是這樣,一遍遍感覺自己的心死了,又一次次愛上她,然后,又被狠狠傷到徹底死心。

    反復。

    除了站在她身邊,他還能怎么樣呢。除了守護她的選擇,還能怎么辦呢。

    愛上她,他從沒有后路可退。唯一可以做的,就是隱藏好自己的心,免得讓她為難吧。

    林煙涼揉了揉她的發絲,微笑,“果然還是很迷糊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說……我懷孕了嗎?”蕭以沫突然抓住他的手臂,她的眼睛睜得好大,仿佛還是沒有理解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已經有三個星期了。”他寵溺地笑了笑,神色有些迷惘和黯然,聲音卻魅惑的不可思議,“當了媽媽還這樣迷糊怎么行。為了寶寶好,不可以再動不動就哭了知道嗎?”

    “我要當媽媽了?”蕭以沫的手指伸向自己的腹部,突然,她的眼底漾起了一絲明亮的光,“那……燁知道了嗎?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都不知道,他怎么會知道。”他笑笑,“我已經告訴他你在這里了,看見他,不要再頹廢下去了。你親自告訴他,他會很開心的。”

    你那么想要知道的話,我告訴你好了。我不僅跟他,而且懷過他的孩子!

    程靜秋的話突然在她耳邊響起,蕭以沫的眼神突然就黯淡了下去,聲音低到了谷底,“他,不可能開心的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不開心,你是他的未婚妻啊。”林煙涼淺笑。就是這三個字,就是這三個字……讓他踟躕著,遠離她,退到好朋友的位置。她永不會知道,他的心被怎樣的痛碾過。

    未婚妻嗎?

    蕭以沫覺得越來越悲傷,“雖然是這樣說,可是,其實是契約未婚妻吧。為了替祭北哥哥籌集手術費所以最終打賭輸給他,而不得已做他三個月的契約未婚妻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病房外面,剛剛趕到的熾冰燁要開門的動作凝固了。

    “傻瓜。”林煙涼嘆了一口氣,“不要再說這樣賭氣的話了。”免得,又讓沒有機會的人感覺到可能有生機,然后,又摔得更痛。

    “不是賭氣的!”蕭以沫看向他,“是認真的。全部都只是意外而已,認識他也好,和他約定未婚妻也好,和他在一起也好,甚至……”她看向自己的腹部,聲音也跟著飄忽起來,“全部,都只是

    意外而已。”

    門外,熾冰燁的手指突然垂了下去,轉身,他朝著來時的方向走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這樣以為嗎?”

    林煙涼的聲音滑過他的耳膜,帶著輕微的顫抖。

    熾冰燁又停下了腳步。

    這個問題的答案會是什么,林煙涼很想知道,熾冰燁也很想知道。

    房間內沉默了很久。

    在他以為她不會再說話的時候,她突然嗯了一聲,“人生,都是意外呢。”

    燁,我可不可以當做,你和程靜秋也只是意外?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可是為什么是她?

    她不是小初的妹妹嗎?

    氣氛好尷尬。

    “呀,冰燁那家伙怎么還沒來,我去看看……”沉默了一會兒,林煙涼突然發了個夸張的單音,說著朝著門口走來。

    聽見咯噔咯噔的腳步聲,熾冰燁的脊背倏爾僵直,正當他要逃走的時候,他聽見蕭以沫說:“不用了,我不想見他。”

    被狠狠撞擊的心臟,好久都沒有再跳……

    林煙涼停下腳步看她。“如果你們之間發生了什么,告訴我,你希望他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他不希望她因為一時賭氣而錯失自己的幸福。

    “我必須要去看看祭北哥哥了……”她避開他的眼睛,掠過他,朝著門口走去。

    走廊里空空蕩蕩,但不知道為什么,她總覺得空氣里有莫名熟悉的味道。

    希望他怎么做呢?

    只是希望他可以向我敞開心扉,這樣而已呢。

    所以說,是奢望吧……

    她無法走進他的心里,不管怎樣努力都不可能的吧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她突然停下腳步,看向房間里的林煙涼,“只要他告訴我小初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她說完,朝著長廊的盡頭跑去。

    不管怎樣,她還是不想放棄呢。

    不想就這樣放棄燁。

    告訴她吧,不管他的過去究竟是怎樣的,都請告訴她吧。她會全部全部接受他的。她要更了解他,她要變成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。

    她覺得自己的手心全部都是細密的汗。

    她必須要跟祭北哥哥說清楚……

    她是因為真的喜歡燁才會這樣,并不是犧牲,并不是為了契約。

    是為了跟隨自己的心,才會這樣做的。

    告訴他的話,他就不會再對自己生氣了吧。

    “是這里嗎?”冷崇絕看向身邊的真一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干凈修長的手指觸了觸門把,旋轉,即將推門進去的時候,真一又阻止了他,“boss,真的決定好了嗎?”

    冷崇絕只是寂寞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決定嗎?

    很久以前就注定了的吧。

    所以,決定什么的,都是多余。

    “如果,還是找不到小姐的話,boss要遵守約定,不再去找她,放她自由。”真一認真地重復著約定的內容。

    有流動的寂寞在冷崇絕眼底閃爍了幾下,他還是對所有人都很溫柔,帶著假面的那一種吧。他也想要對那個人溫柔,沒有任何偽裝的那一種。

    可是,那個人,再也找不回來了嗎?

    他不知道,他只相信自己的執著總會有一次成功。

    我,是不會死心的。

    以沫。

    如果這是我們的宿命。

    錯過就是我們的命運的話,我也絕對絕對會設法扭轉局面。

    我不是說過嗎?你,是我的命中注定。

    放過你,下輩子吧。

    放棄找你,除非……

    咔嚓,門把被轉開了。

    然而,房間卻只是一片空蕩。

    查了很久才找到茶祭北所在的病房。

    怎么還是什么都沒有呢?

    冷崇絕眼底氤氳起一絲強烈的失落,放棄找你,除非……我死。

    玻璃落地的聲音清脆地滑過冷崇絕的耳畔。

    突然,有一雙抓住了床沿。

    布滿鮮紅的液體的手指仿佛用盡了全部的力氣。

    已經轉身決定離開的冷崇絕聽見了動靜,立刻回過頭來。

    干凈的地面上,薔薇色的液體冰冷地彌漫開來。

    茶祭北染了血的手指終于無聲地從床單上滑了下來。

    真一連忙朝著病床另一邊走去。

    滿地的玻璃碎片被鮮紅的液體渲染地格外刺眼。面容蒼白的男人躺倒在溢滿了鮮紅的地面上,他的手指沾染了鮮紅。

    “boss!是茶祭北……”

    “救活他!”

    真一立刻將茶祭北抱起來送去急救。

    冷崇絕的手指扶住冰冷的墻壁,仿佛被這一幕所震撼,他的腦海里有凌亂的畫面瘋了一樣地閃現。

    是茶祭北!這一次,他沒有錯過和她有關的線索?!

    他就說吧,絕對,絕對會找到她的下落的。

    許是太過激動,他的指節變得越來越蒼白……

    咔嚓

    冷崇絕猛然將房門緊緊上鎖。

    用力地喘息,他覺得自己的意識越來越模糊了。

    頭好痛!

    好像馬上就要baozha。

    他的呼吸變得好沉重……

    甚至,有一刻,他覺得自己即將死掉。

    過往變得異常清晰,清晰地令人害怕。然而只一剎那,便有變得模糊起來。看不清,卻覺得心口好痛……

    那種不可名狀的痛苦不知道持續了多久,仿佛挨過了最痛的剎那。

    漸漸地。

    他恢復了一些氣息。

    他的臉色不再那么蒼白。

    呼吸也一點點地均勻起來。

    意識也逐漸變得正常起來。

    正當冷崇絕要轉身離開的時候……

    “祭北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一個再熟悉不過的聲音掠過了他的耳膜。

    突地,冷崇絕的眼瞳睜大了好多,那個聲音,就算再過一百年,他都不會聽錯的!

    怎么會忘記,怎么會聽錯!

    那個人的聲音,就算低到了谷底,他也不會聽錯!

    “祭北哥哥……你開門好不好?求你,開開門……”

    房門依舊被誰不停敲打著。

    局促的敲門聲砰砰,每一聲都好像是死亡的音律,撞擊著冷崇絕的心臟。

    擴張的痛眸仿佛到了極限,開始一點點收縮……

    嘩啦

    房門被他打開……

    那個再熟悉不過的身影映入了他的眼簾。

    真實的,無數次出現在夢境中的那張臉,居然那樣真實地重新出現在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以沫……”他用顫抖的聲音呼喚她的姓名,她的聲音像他在無盡黑暗中一直探索著出路,卻怎么也找不到的時候,絕望到了谷底時突然見到的那一絲曙光,照亮了所有過往。...看書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藍色”,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。
魔法糖果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