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生文學 > 都市言情 > 夙命劫:不復卿顏 > 第二百六十七章 答應出席
    原來是鳳熙輕咳嗽的聲音。

    只見,鳳熙瞇著眸子打量他們,眼中滿是淡漠和疏離之意,明明是一張孩童的嬌嫩容顏,卻帶著些許的滄桑感。

    這般矛盾下,像是一團迷霧一般,更加讓人看不透了。

    北南夜也看向了鳳熙,隨后半靠在美人的懷中,嗓音中盡是慵懶之意,“國師大人怎么了,不舒服?”

    鳳熙淡淡的瞥了一眼北南夜,眼中一片平靜,像是什么都沒有看見一般。

    他捋了捋自己有些泛白的發絲,隨后起身越過北南夜,離去。

    見國師走了,北南夜有些無奈的撇了撇嘴,隨后沖堂中人咧著嘴笑,語氣中盡是敷衍之意,“國師本領大,脾氣也古怪,望大家不要計較。”

    說完,便攬著懷中的美人慢悠悠的走出了飛月樓,想要追上鳳熙的步伐,卻不想,等到他走出了飛月樓,外面出了滿眼的夜色,哪兒還有那個仙風道骨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可他也不知道,就因為鳳熙和他的離開,身后的飛月樓中本還歡樂的場面一下子冷淡下來,每個人都對方才突然的離開有著懷疑,各懷鬼胎,各自揣測。

    他們雖然不知道這個北幽的國師能力如何,可是卻知道,這推算出了鳳女蘇醒的人,便是鳳熙。

    或許鳳熙今日不是自持清高,而是他的性格本就是如此呢?

    或許方才他也不是故意不搭理他們,而是在推算什么呢?

    或許,他突然推算出有關鳳女的事,才會這般著急的離開?

    這般想著,西門城也無法坐下了。

    他皺著眉頭,看似抱歉的看向東皇傲,隨后緩聲道,“曜王,本皇子突然有些事情,先走了,多擔待。”

    在場的人一個個都是人精,又怎會想不到鳳熙和北南夜離開后,西門城為何急著離開。

    東皇傲自然知道西門城這借口是為了什么,可他也不能將西門城給攔下來,只好訕笑著點頭,隨后緩聲道,“既然二皇子有事情,本王自然不能夠阻攔的。兩日后,便是父皇的壽辰,那時候,我們還可以把今日沒有喝完的酒給一次性喝個痛快。”

    西門城微笑著點頭,沖身后安安靜靜的坐著的西門玉點了點頭,示意他一起走,隨后兩人便離開了。

    見西門城都如同火燒屁股一樣的走了,沐新良自然也坐不住了,他順著東皇傲方才的話,站起身來笑道,“二皇子和六皇子都走了,本皇子在此也沒了趣,不如……兩日后的壽宴再痛飲。本皇子自罰一杯,自罰一杯!”

    說著,沐新良將手中的酒盞放到了薄唇下,仰頭一道,只見喉間一滾動,酒盞就一干二凈了,他帶著沐晴也離開了。

    好好的一場以東皇傲的名義舉辦的歡迎宴就這般草草的結束。

    東皇傲想要去一探究竟,可畢竟是東家,不好動作。

    他等到其他國的人都走后,這才陰著一張臉,冷冷的看了看還剩下的幾個東凌的皇子和大臣們,冷哼一聲,也大步離去。

    東皇辰淵看著東皇傲的背影,不由得輕笑,低沉的聲音中,滿是譏誚的意味,低喃道,“曜王兄,這滋味想來也不好受。”

    鳳熙在一行人匆匆忙忙的開始想要跟隨的時候,早已經到達了自己的住處,他盤腿坐到了軟塌上,輕輕地闔上雙眸,遮住了那雙幽深的眸子中的神色。

    那些人,真是吵鬧。

    在北幽,鳳熙尊為國師,一直是高高在上的存在,他所居住的地方,也因他的喜好而建立。

    偌大的國師府,卻只有著幾個下人日常打理,便再也沒人了。

    鳳熙喜靜,過于吵鬧的環境,會讓他心思煩躁,這也是為何他會提前回來的原因。

    可就是背后這樣一個小小的原因,卻被那些權勢大,地位高的人給猜來猜去,曲解到九霄云外了。

    鈺王府。

    東皇鈺沒有接受東皇傲的邀請去飛月樓,而是來到了顧卿顏的房間。

    他這次來,也沒有說話,只是默默的陪著顧卿顏,坐在她的身邊一起看著書。

    一個下午的光陰中,兩人便隔著一張小小的桌案相對而坐,只聽得滿室的書頁翻動的聲音,便再無其他。

    顧卿顏抬手揉了揉有些酸澀的雙眸,終于是沒有忍住,將手中的書給關上。

    她看向了東皇鈺,一雙眼瞳清泠,淡聲道,“王爺已經在這待了一個下午了,該走了。”

    東皇鈺終于聽見了顧卿顏的聲音,可對方說出的話卻不是那么的動聽。

    他眉頭皺了皺,隨后又松開,如墨玉一般高深的眼中,帶著些旁人不懂的柔情和情意,緩緩道,“顏兒,兩日后便是皇上的壽辰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鈺王妃,到時自然要和我一同出席壽宴。”東皇鈺笑了笑,眼中帶著一絲莫名的擔憂。

    他怕顏兒還在芥蒂他娶蘇憐心為側妃的事,同時也怕她在為一年前他親自把她送進刑部大牢的事而在恨他。

    而不答應和自己一同前往。

    蘇憐心雖然活著回來,但每次他問及蘇憐心一年前到底發生了什么,到底是不是顏兒害得她,蘇憐心不是暈倒,就是說她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只知道自己被黑衣人追殺掉入懸崖之事。

    即便蘇憐心什么也沒說,他也基本肯定一年前的事與顏兒無關,她是被人陷害的。

    一場故意針對顏兒而精心設計的陰謀。

    然,東皇鈺眼中的擔憂很快的便消失了。

    顧卿顏本漫不經心的,卻因為無意抬眸看到了他眸中那抹擔憂,微微的愣了愣。

    心中莫名的泛上了苦澀之意,有些沙啞的開口,“好。”

    本以為她會拒絕,卻不想這么快就答應了,這超出了東皇鈺的預料。

    他頓時有些高興的笑了笑,眉眼間都像是冰山之雪融化般的高興,朗聲道,“阿初答應了,那明日我便讓人來帶顏兒去選衣服,顏兒可不要推辭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又是一個“好”字,簡簡單單,卻像是一顆糖一樣的砸到了東皇鈺的心上。

    他眼前一亮,這般溫順的她,讓人真是喜歡到心窩子里面去了。

    想再說些什么,卻突然怕她又恢復了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樣。

    東皇鈺心中低嘆,像是被冷水一澆,只得站起身來,溫柔的囑咐道,“顏兒,你身子弱,本王吩咐膳房每日為你準備的藥膳,一定要喝。”

    說完,東皇鈺便離開了顧卿顏的房間。

    看著東皇鈺大步離去的背影,顧卿顏有些怔愣,似乎有哪些地方不一樣了,今日的東皇鈺可真是古怪。

    晃了晃頭,顧卿顏不再想這件事情,輕聲喚道,“熏衣,上菜。”

    1
魔法糖果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