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生文學 > 都市言情 > 重生八零:老公抱一抱 > 第八百一十四章 不認師傅
    第八百一十四章不認師傅

    事情弄清楚了,小喬的心里輕松了不少,惦記著畢業考,沒有在哈城多待,第二天就回去了。

    楚國旺辦事向來雷厲風行,楊小嬌毫無懸念地被抓走了。

    畢業考很順利,小喬一科都沒掛。

    領成績單的時候吳先林來找她,說有人在他的辦公室里等她。小喬沒多想,能在舅舅的辦公室里等自己的,那一定不是平常人。

    保不住又是誰得了什么好東西拿捏不準,找她品鑒來了。

    跟著吳先林回到他的辦公室見到人她就后悔了。其實她不該來的,這一位,是她不想見到的人。

    “乖徒兒!師傅來找你了,怎么樣?聽說你又去了一個地方?有沒有遇到解決不了的難題?有沒有什么需要請教師傅的?”

    吳先林很訝異地瞅著一頭花白頭發,尊稱為考古界的國寶級人物,對自己外甥女那一副討好奉迎的態度,簡直覺得要亮瞎了自己的眼。

    別人不知道,他可是知道的。曾經為了請他來給考古系的學生們上一堂課,整整登門拜訪了七次。他才勉為其難地答應了,還告誡他,僅此一次。

    今天他不請自來,又說要找小喬,還以為他是聽說了小喬對品鑒的能力來的,原來不是,一上來就自稱師傅,這是什么意思?想收小喬為徒?看外甥女的臉色怎么那么不高興呢?

    像是后悔跟他來了這里見這位大名鼎鼎的唐老。

    “小喬!你跟唐老認識?”吳先林的眼光在老盜墓賊和自己外甥女的身上來回掃視。

    “不認識。”小喬賭氣地坐下來,滿臉不悅。

    老盜墓賊非但不生氣她的無理,相反還很小心翼翼:“乖徒兒!怎么能說不認識呢?明明已經答應認我為師了,怎么還耍小孩子脾氣?跟師傅說說,你這次去的地方有沒有什么特別的?”

    師傅?吳先林一怔,嘴角露出微笑,唐老要是小喬的師傅,那以后請他來給學生上課是不是不用跑那么多趟了?哎呀!這便宜自己可占大發了。

    小喬要是知道吳先林的想法一準要吐血,怎么看起來厚道誠實的舅舅也會算計她?

    “老盜墓賊!我什么時候說要拜你為師了?我學的是音樂系,音樂系,音樂系,重要的事情說三遍,你聽懂了嗎?我不喜歡考古系,我也不會拜你為師。”

    吳先林看小喬情緒不太好,馬上拉了拉她的手臂,像個長輩一樣地教訓她。

    “小喬!怎么說話呢?沒大沒小,這位是唐老,目前我們國家最厲害的考古專家,什么盜墓賊不盜墓賊的。小孩子不懂別瞎說!”

    他的話音剛落,就被他口里十分尊敬的唐老給噴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說話呢?誰是國家最厲害的考古專家?你不知道別胡說行不行?沒事一邊待著去,我跟我乖徒兒交流呢?你裹什么亂?告訴你,那些個虛名都是假的,我就一盜墓賊,老盜墓賊,我乖徒兒說的一點都沒錯。”

    好家伙,這一通懟,把吳先林給懟懵逼了。

    敢情,小喬說什么都對,他說什么都不對。好吧!您是大爺您說了算。

    吳先林不敢再有異議了,轉身給他們倆泡茶去,怕再坐下去,會被唐老嫌棄的更徹底。

    剛才他一來就指使他去找小喬,說要給他泡茶都不讓,十萬火急的要見自己的外甥女,像是她會跑了似的。

    此刻他算是看明白了,這位唐老是真的怕小喬會跑掉,連她的出言不遜都能容忍,可見是有多喜歡她。

    可為什么小喬就是一副不愿意的表情呢?難道她真的不想跟唐老認真學習考古?可這樣的機會是多少人求都求不來的,小喬怎么能不愿意呢?

    懟完了吳先林,老盜墓賊轉頭就換上了一張笑的每一條皺紋都能開花的臉,諂媚地對小喬開口。

    “乖徒兒!你上次發現的那處地方給了我很多的意外和驚喜。”老盜墓賊從自己隨身帶的包里拿出一張拓片,遞給小喬看,“這種文字你沒見過吧!你知道它是什么意思嗎?”

    接過來,瞄了一眼,遞還給他,小喬反問:“那你知道嗎?”

    “這個我當然知道。”老盜墓賊笑的十分開心,誘餌已經拋出去了,就等著小姑娘上鉤了。

    凡是喜歡進墓葬的,對墓葬有幾分了解的,都會期望把墓葬的來龍去脈弄清楚。特別是一些文字,更能給自己的言論提供實質性的證據。

    進了一處地方,自然都希望能夠給佐證歷史增添一筆,小丫頭輕描淡寫地指看了一眼拓片,估計是不認識這文字。

    不然怎么還反問他?

    只要不認識就好辦了。

    以這個為誘餌,引誘她拜自己為師。

    “那你先說說,那上面是什么意思?”小喬不客氣地指了指那拓片,不懷好意地笑了笑,“老盜墓賊!別不是你也不懂吧!”

    還真讓小姑娘給猜對了,他是真的不懂。在墓葬里研究了好些日子都沒研究出來,也不知道這上面寫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不過沒關系,他不懂,乖徒兒也不懂,到時候自己隨便胡謅幾句什么她也聽不明白。只要她拜了自己為師,什么都好說。

    “我當然懂了,我不懂我怎么拿出來給你看?”老盜墓賊不愧是多吃了幾十年飯,忽悠起人來連眼睛都不帶眨一下的,“乖徒兒!你看這樣好不好?我要說的出來,你就拜我為師,我要說不出來,你就走人。”

    “嗬!”小喬笑了,笑的一臉燦爛,“老盜墓賊!我預測你說不出來。你想拿這招忽悠我?門都沒有。告訴你!你懂的我也懂,你不懂的我還是懂。”

    你那手抄本我在上一世就已經看過了,當時你也沒讓我認什么師傅呀,怎么這一世就這么執著起來了?也不是她不想認,有個牛逼哄哄的師傅自然好。可她前世死在了墓葬里,這世不想再去那種晦氣的地方了,所以這師傅她也不想認。

    她敢保證,只要認了,就得隨時隨地跟著老盜墓賊走南闖北地下墓葬,保不齊哪一天還得在墓葬里嗝屁,何必呢?

    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,她看起來有那么傻?
魔法糖果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