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生文學 > 都市言情 > 家有王妃初長成 >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不母儀天下,你也是朕的妻
    在尉遲不易養傷的這段日子里,藍霽華寸步不離的陪在身邊,就連換藥也是自己親力親力,他不放心,一來為了安全起見,二來也怕宮女粗手粗腳弄疼了尉遲不易。

    在他的精心照料下,尉遲不易的傷好得很快,她是個坐不住的人,因為傷了腿,藍霽華不準備她出門,著實熬了一陣子,現在傷好了,她迫不及待想出去走一走。

    可是剛邁步子,就聽到“咝”的一聲,她低頭看,有點傻眼,她那華麗的筒裙被扯開了一個小口子。

    原先扮男裝,穿的是褲子,走起路來大步流星,現在改穿裙裝,她依舊大步流星,裙子就遭了殃。

    余光里,藍霽華從柱子后頭繞出來,正盯著她的裙子,她立刻把兩腳一并,遮住那道口子,訕訕的笑,“這布料子也忒不牢固了,宮里的采賣是不是收人回扣了啊。”

    藍霽華好笑:“自己不好好走路,倒怪起布料子來了,這料子是貢品,只供宮里,你還挑。”

    尉遲不易跟他商量,“陛下,要不我還是穿回男裝吧,這裙子走路太費勁。”

    藍霽華下巴往旁邊站的宮女一抬,“人家能走,就你走不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習慣嘛。”

    藍霽華溫聲勸她,“慢慢來,你是要在南原長久的生活下去的,應該要習慣。”她將來要做他的妻子,若是連南原服飾都穿不好,怎么母儀天下?

    尉遲不易吃軟不吃硬,藍霽華好聲好氣勸她,她也就聽,邁著細細的步子往外走。

    藍霽華伴在邊上,“去哪?”

    “出去透口氣。”

    藍霽華看她走路走得別扭,伸手扶了她一把,笑道:“得,如今你比皇帝還大了,連朕都得攙扶著你。”

    尉遲不易把胳膊縮回來,斜他一眼,“哪敢勞駕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”藍霽華重新扶住她,“別得了便宜還賣乖,朕心甘情愿還不成?”

    尉遲不易揚著眉,得意的笑,普天之下,能讓君王心甘情愿這么服侍的,恐怕沒有幾個人吧?

    倒底走不利索,尉遲不易懶得走遠,站在廊上抓了一把玉米粒喂孔雀,看它們跳起來爭搶食物,樂不可吱的笑,“小青你最霸道,剛吃完就來搶。”

    “小白,看好了,我往左拋,你動作要快,不要又讓小青搶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小白你太沒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,小青,你吃了那么多,讓別人也吃一點啊。”

    藍霽華站在一旁,聽得忍不住失笑,“你什么時侯給它們起了名字?”

    “就是陛下每日伴著公主的時侯啊。”

    她是無心一說,藍霽華卻覺得心里一刺,低聲說,“朕以為……朕那段時間也不好過,不過以后,朕不會再丟下你了。”

    尉遲不易把手里的玉米粒全都拋掉,拍了拍巴掌,問,“陛下以為什么?”

    藍霽華斜眼看她,“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陛下肚里的蟲,怎么能知道?”她是真的不知道哇……

    藍霽華看著她不說話。

    “陛下,怎么了?”尉遲不易伸手戳了戳他的手臂,“跟我有關啊?”

    “朕以為,”藍霽華笑了笑,“朕喜歡上了一個男人,成了斷袖。”

    尉遲不易:“……”

    時間一天天過去,從女帝到長老們,都在催促著藍霽華立后。每次藍霽華都拿期限未到為由搪塞過去。

    可是長老們越逼越緊,他怕那些人找到正殿來擾了尉遲不易的清靜,只好每日都到議事堂去。

    他瞞著尉遲不易,想給她風平浪靜的生活,但風浪既是起了,又怎能瞞得過去,沒多久,尉遲不易便從宮女們的議論中得知了此事,她怕消息不屬實,特意找康巖龍來問。

    “康總管,是不是長老們在逼著陛下立后?”

    康巖龍沒想到她這么開門見山的問,遲疑了一下,答,“是有這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他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康巖龍心說,陛下什么意思,姑娘不比我清楚嗎,為了姑娘,陛下怎會愿意立后?不過這話他不能明說,只是陪著笑,“奴不敢妄自揣測圣意。”

    尉遲不易心里有點莫名的煩燥,就算藍霽華向她坦露了心意,她仍然覺得立后之事會如期進行,她的存在和誰當皇后沒有關系,可現在宮里只剩下那莎,藍霽華的態度卻不明朗,會不會是怕她傷心,所以他才拖著不立?

    她以前沒想過這個問題,如今細細一思考,心情又復雜了幾分,真的不介意么?好象也不全是那樣,如果藍霽華真的立了后,皇后就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,而她,不明不白的跟著皇帝身邊,連妃子都不是。

    藍霽華提過夫君,她以為是開玩笑,畢竟她只是東越的一個普通百姓,沒有資格當皇后,哪怕藍霽華愿意,南原舉國上下也會反對,她不愿意給藍霽華招惹麻煩。

    可是要她和別的女人分享心愛的男人,她也做不到,唉,真是左右為難……

    她走到廊上去,看到遠處有個身影慢慢朝這邊過來,盡管隔得很遠,但那人的身形太過熟悉,她展顏一笑,提著裙子就跑下去。

    藍霽華遠遠看到尉遲不易一臉笑意的朝自己奔來,他彎唇一笑,加快了腳步,到了近處干脆停了步子張開手臂,尉遲不易卻沒有撲進他懷里,隔著一點距離站住了,矜持的笑,“陛下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藍霽華也不說話,走過去,彎下腰,挑起外邊的紗裙,果然,里邊的筒裙被剪了四道長長的口子,就象褲腿被拆開了似的。

    尉遲不易見穿了幫,有些赧然,卻是惡人先告狀,兇巴巴的道,“你雖然是陛下,也不能隨便掀人裙子啊。”

    藍霽華挑眉笑,“給你裙子上罩層薄紗,是讓你好走路,你倒好,把裙子剪成這樣?”

    尉遲不易嘀咕著,“人家走不快嘛。”

    “罷了罷了,”藍霽華仰天嘆了一聲,“你若不習慣,以后還是穿褲子吧,朕也不指望你母儀天下了。”頓了一下,他攬住她的肩,語氣隨意卻堅定,“便是不母儀天下,你也是朕的妻。”

    親愛的小仙女們,歡迎大家加粉絲群:573447975,墨子在群里恭侯大駕,可提要求可吐槽。有微博的盆友可以關注:墨子白子!20
魔法糖果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