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生文學 > 都市言情 > 神醫小農民 > 第2588章 好像是個送命題
    于是焦朗知話才說到一半,就被萬俟一陣急促的咳嗽聲打斷: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縱使及時反應過來的萬俟,十分快速以干咳聲想要打斷焦朗知的話,可后者對上孟婆那死亡視線后,還是沒能逃過她一頓好罵:

    “什么叫運氣好一點?如果運氣不好呢?我呸,還得到往日魂魄碎片,你特媽得一個我看看?光是曾經留在晴兒身體里面那一點,就差點反過來噬主了!而且周游……”

    罵完自家焦郎后,孟婆提起周游時,又像是猛然想起來什么般,有些吶吶的看著宗主,小聲道:

    “不是,阿故,我……”

    說到這兒,孟婆又猛然止住了話。

    因為剛剛的事情已經發生,成為既定事實,不管她想要怎么言辭溫婉的修復彌補,都只是枉然而已。

    尤其是事情涉及到周游這個注定要接手蓬萊,挑起曾經屬于宗主重擔,與域外天魔抗衡責任的人。

    “無妨,說實話,等完整經歷過幻境,弄清楚紅線蠱毒事情后,周游會怎么選擇,即便是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之前黑影與晴兒里應外合的突襲,對于宗主而言并沒有在意,此時焦朗知、萬俟等人有意無意提起周游后,故魂似乎同樣沒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甚至在回答完了他們問題,見幾人沒再說話,將手中茶盞放在桌案上的宗主,方才開口問出之前萬俟一直想要知道的:

    “你們怎么會過來的?”

    此時此刻的周游也有點懵逼:

    怎么會在這兒?

    錯愕的看向四周,確定自己眼睛沒有花,不曾看錯之后,周游心里更加狐疑起來:

    不是應該要回到當初年少被外放的偏遠山村嗎?

    可此時他眼前所見的雖然還是安雪,卻分明不再是那十五六歲的年少模樣了。

    曾經少女尚嫌稚嫩的肩膀,如今被裹在冰冷盔甲中,已經能夠挑得起屬于曾經元帥府的重任,幾次沙場染血,真正實至名歸的擔當起女將軍封號。

    而此時被一身戎裝的女將軍遞過來,并且再次詢問:

    “你我今日相別,或將成為永訣,若將來有一日,你可會后悔?”

    這次周游終于將對方的話聽了個完整,可前因后果卻依舊完全不清楚。

    大腦還處于跟魔君談條件,對眼前情況處于懵逼狀態的周游,看到安雪手里那把匕首挑起一朵含苞欲放的桃花。

    雖然不清楚眼前是什么情況,但習慣性伸手摸向焚天劍,摸了個空后,周游才認出安雪手里那把匕首。

    瞧著對方握著匕首尾端,將柄遞過來那架勢,應該是要自己接過吧?

    而且既然是焚天劍,那么不管眼前是個什么情況,周游自然都是要伸手接過來的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對于安雪執意的追問,還沒有弄清楚眼前情況,就接手九皇子身體,融合過往的周游,雖然滿頭霧水懵逼到不行。

    可他到底還是根據目前情況,挑選了一個相對保守的話,回答了眼前固執追問的女將軍。

    “是嗎?”安雪垂下眼眸,似乎對這個答案早就知道了般,整個人氣場都變得冷冽起來。

    意識到不太對勁的周游,微微擰起眉。

    他剛想要戒備后退,可是已經晚了。

    因為就在周游接過匕首的那瞬間,便覺得好似在數九寒天里面,讓從頭到腳潑了盆冷水。

    焚天匕首上那朵艷麗桃花無聲綻開,隨著兩人的動作,飄零入溪水之中。

    隨著安雪“是嗎”兩個字,墜落入水的桃花,在溪面漾開層層漣漪。

    周游感覺到對方的聲音仿佛瞬息之間就被拉長。

    這好像是個送命題啊!

    然而意識到不對勁的周游,還來不及再說些什么補救,原本只是數九寒天被潑冷水的寒意,頃刻間就從他握著焚天的指尖,瞬時蔓延進了骨子里……

    刺骨般冰冷,如同烙刻在神魂上般,即便經歷大風大浪如周游,此時也被凍得止不住打了個寒顫來。

    ——冷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間,周游只覺得很冷!

    非常非常冷!

    他大腦都仿佛被凍成空白,冷到極致又仿佛心口被什么東西烙印,那種神魂都仿佛被什么東西束縛的感覺,令周游本能升起殺戮。

    “痛嗎……后悔嗎?”

    女子的聲音十分溫柔。

    周游就連三魂七魄都快要被難受散了,對于那聲音,當真是連回答的力氣都沒有。

    然而那溫柔的女聲卻繼續道:“只要你愿意跟我走,就可以不難受……”

    不高興,想要殺人!

    “滾——!”

    無論是曾經邪帝,還是后來的泣鬼神醫,亦或者身為蓬萊掌舵的周游,都不會接受被人威脅這件事。

    可實在是太難受了,在周游的記憶里,似乎曾幾何時也這樣難受過,至于他此時連一個“滾”字,都只能動動嘴唇,發出氣音而已。

    “你會后悔嗎?”

    周游驀然感覺這話有些耳熟。

    然而此時身體連帶著神魂都太過難受,以至于他壓根不能冷靜去思考。

    只能憑借本能,下意識握住焚天劍的周游,就快要在難受到升起毀天滅地的殺意。

    他眼底血色慢慢染滿雙眼時,就感覺到心口處傳來劇烈疼痛,穿透皮肉經脈入骨入髓。

    有什么東西仿佛被破開,連帶著神魂都要被撕裂一般。

    “什么鬼!”

    周游痛到連耳邊聲音都快要聽不清楚了,可隱約間卻覺得,那聲音低緩如風過林,水過石般,莫名有種熟悉感覺。

    此時的九重之巔小院中: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聽到宗主說對周游事情也沒有把握之后,萬俟忍不住驚愕出聲:“阿故,你開玩笑的吧,你都不清楚,還讓那家伙去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比他眼睛瞪得更加圓溜的,卻是孟婆和焦朗知兩人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擔心。”

    宗主對萬俟擺擺手,示意他淡定之余,又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事情般。

    抬頭望向他后,宗主倒是散淡的笑了笑:“從現在開始,或許你要嘗試著去相信周游。”

    萬俟聽得微微皺眉。

    相信?

    怎么相信?

    原本擰著眉,百思不得其解的萬俟,恍然間,就如同醍醐灌頂般……
魔法糖果走势图